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情感生活

19歲我做了未婚媽媽

從未婚媽媽到第三者
 
  生女兒蕾蕾的那年,我也是個孩子。那年我19歲,柔軟的嬰兒抱在手上,生活的壓力突然塌下來,我感到絕望---元華,我的丈夫根本無法支撐起這個家。當生活里真的出現了孩子,元華已經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體貼男人。
 
 
 
  元華在法律意義上算不上我真正的丈夫,我們的結婚證是假的,花了三千塊錢買來只是為了能給蕾蕾上戶口。
 
  七年前,我曾在南昌打工,元華是我的同事。小小年紀漂泊在異鄉,真的很孤獨,在寂寞里,我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懷和照顧,元華就是這樣悄無聲息地走進了我19歲的青春。
 
  每天下班后,他牽著我的手去看電影、逛馬路……很平淡的約會,但是,有一個人在關心我,對我而言,就是莫大的安慰和依靠。
 
  意料之外,我們有了孩子。因為年齡不夠,拿不了結婚證,我們就找人去辦了一張假的結婚證,一切只是為了讓孩子能夠平安出生。在我心里,我并不在乎一張證書的真假,我在乎的,是真感情。
 
  結婚后,元華就變了。他的脾氣變得異常暴躁,生活越來越窘迫了,我們的日子過得雞飛狗跳。在貧窮里,他開始不愛做事,每天游手好閑,稍有不滿意,便對我拳打腳踢……這樣的日子,沒有辦法過下去了。
 
  一年后,我帶著孩子回到江蘇老家。從此,我和元華也斷了聯系。那年,我才20歲。
 
  天真的蕾蕾在我懷里咿呀學語,我在她的小臉上親了又親,含著淚,把她留在家鄉姐姐的身邊,只身來到武漢。
 
  在陌生的武漢做銷售,是一種自我療傷的方法。我天生是個開朗的女孩,卻刻意對男性保持距離。對身邊的朋友,我也從不隱瞞過去。我怕了,我怕再次受到傷害,就讓傷痕累累的心暫時安靜些吧。
 
  一個寒冷的冬夜,我只身在宿舍里發著高燒,同事蕭雷及時趕到我身邊,醫生說,如過再來晚點,我就會燒成肺炎。躺在醫院里,蕭雷溫柔地對我說,寧寧,讓我照顧你。我感動,但是不敢接受他。
 
  生日那天,我生平第一次收到一個男人送的玫瑰花,欣喜和感動夾雜在一起,眼淚簌簌地直掉,我看著這個男人,心想是不是該把自己交給他呢?
 
  蕭雷告訴我他的往事,“我有過一個女朋友,她家鄉在貴州,因為距離遠,父母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一賭氣,和她同居,她為了拴住我,偷偷生下一個孩子……現在,我們已經分手了,她帶著孩子回了貴州。”原來,我們是同病相憐的人啊。
 
  2004年冬天,我們在北風里緊緊相擁。這擁抱里有太多沉淀的傷痛和感情。
 
  莫名成了第三者
 
  和蕭雷在一起,讓我憧憬到幸福的顏色。
 
  我們都在打工,沒有錢在這個繁華的都市里瀟灑,他常常拉著我的手,在中山公園或者西北湖廣場,靜靜地散步、聊天。
 
  他知道我口味重,愛吃辣的,就跑好遠的地方買來我喜歡的菜,一口口喂給我吃。甚至是在通宵加班熬夜后,他知道我想逛街,連覺都顧不上睡,主動地陪我……
 
  我們都是有相同經歷的人,有些感慨不用說,也心照不宣。我認定了,蕭雷是我想嫁的人。
 
  我試探地問他,如果我有孩子了怎么辦呢?他想都沒想,“生下來!”我笑了,他是個負責的男人,跟他在一起,特別安心。
 
  只是,蕭雷一直不提結婚的事情,我想,應該是因為經濟基礎還不夠牢固的原因吧。
 
  去年年底,我發現了蕭雷開始經常焦灼不安,問他為什么他也不說。直到一個同事告訴我:你不知道么?他老婆要回來了!
 
  老婆?這兩個字讓我頭皮一炸,很明顯,這個稱謂不只是我獨有,我馬上聯想到的,是他提過的那個女朋友嵐。
 
  我追問蕭雷,他囁嚅著承認:是的,她從貴州來了。我和她是夫妻……我恍然明白了,原來他一直在騙我,嵐并不是所謂的同居女友,他們之間是有結婚證的,他有名副其實的妻子!
 
  蕭雷激動地解釋:我不愛她了,我對她沒感情……我什么都聽不進去,這算什么,我忽然就變成了個搶人家老公的第三者?!
 
  真相大白的時刻,我真恨不得殺了他。蕭雷在我面前哭了,他的眼淚滴滴落在我的心里,燙化了我的仇恨。
 
  我們誰也舍不得誰,他答應我,先安頓好嵐,不讓她知道我們的事情,等一切穩妥,就立即辦離婚。“你得相信我,我是愛你的,對她,只是內疚和責任。”我點頭,我相信他,勝過相信自己。
 
  一等再等的承諾
 
  蕭雷為嵐在北湖租了間房子,并為她安排了一份收銀的工作。下班了,他陪我,天黑了,他回家陪嵐。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愛人,我無法做到平靜,然而說好給他時間,我不能發脾氣,情緒壓抑得難受。
 
  蕭雷趁嵐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帶我去小屋做飯給我吃。吃著他做的飯菜,我似乎真的有恍惚的幸福感,以為這個家,遲早是屬于我的。
 
  半年前,蕭雷突然辭職了,他要和嵐一起去開一家五金店,“我暫時不能離婚,離了后家里人就不會支持我開店了。等店有了起色,我就離了來接你。”這是他的承諾,在事業的關鍵時刻,我不忍心他遭遇眾叛親離,更何況,我們結婚,也需要經濟為基礎。
 
   從那天起,我們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有時一周見一次面,有時甚至半個月才一次,每次見面,他都神色匆忙,眉頭緊皺:“店面不好找,要地段繁華,又要租金便宜。”我不高興,難道忙得連打個電話,發個信息的時間都沒有嗎?
 
  半個月后,他的店終于開張了,我舒口氣,想著以后他可以有時間聯系我了,沒想到,他變得更冷淡了。他總在說忙,很忙!
 
  我給他打電話,居然是關機!怒火一下子上來了,不見我,我就親自找過去!
 
  憑著記憶中他形容的地方,我來到蔡家田,找了好幾家店,都沒看見蕭雷的影子,我明白他在有意識地避開我,越想就越氣,抬眼望見對面那個男人,他不是蕭雷,卻和蕭雷長得太像了,他應該就是他常提到的哥哥。
 
  我沖過去打聽,他不耐煩地說,這里不姓蕭。我恨得直咬牙,干脆站在店門口,我就看看蕭雷能躲多長時間。
 
  十分鐘后,我的手機響了,蕭雷在電話里做賊似的說:“你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談。”
 
  中山公園里,我等他來,此刻的公園再也沒有往日的浪漫,充滿了凄涼的味道。蕭雷來了,讓我更冒火的,是他居然帶來了嵐!我哭了,“難道我們不能單獨談談么?”
 
  嵐氣得一跺腳,跑了,他急得追了這個,哄那個,我看著這場景,諷刺而心酸。
 
  然而,當蕭雷的擁抱圍上來,我所有憤恨的立場都消失,在他的懷里大哭。我哭,他也哭,“我最近發生了很多事。你再等等,等我忙完了這段時間。”
 
  唯有放棄來成全
 
  我的心一旦離開了蕭雷的懷抱,就立即變得躁動不安。我相信他的承諾,可是日益冷淡的關系讓我害怕。我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一開始,我還以為自己病了,去檢查后,醫生說,你懷孕了。
 
  我忍不住了,給他打電話,打不通,就給他哥哥嫂嫂打。蕭雷的嫂子接的電話,我不知道怎么了,把懷孕的事實原原本本說了出來。我是有私心的,我想以這個孩子給他壓力,讓他盡早回到我身邊。
 
  第二天,他氣勢洶洶地打來電話:“真沒看出來,你是這么陰險的女人,居然用懷孕來威脅我……”我懵了,我陰險?我威脅他?“你知道嗎?今天我回家,我和嵐雙方家長都聚集一堂,他們要我給個說法!我苦心經營的一切,都被你毀了!”
 
  說對不起,已經晚了,我哭著解釋,他扭曲了我的愛,可他狠狠地掛上了電話。
 
  最后的一次見面,我發現蕭雷瘦得讓人心疼,我想抱抱他那單薄的肩,他卻向后躲。說到氣急,他劇烈地咳嗽,居然咳出了一口血。他決定回家鄉靜養,也重新考慮和嵐的關系。
 
  “我們冷靜一下吧”,留給我的,是一句婉轉的分手。我苦澀地想起,曾經天真地問他關于孩子,他一口答應的篤定。如今,我們的孩子已經沒了,他連我都不要了,何況曾經的諾言呢?
 
  唯有放棄,才能給愛人幸福,我只能選擇如此。現在,我希望他能健康,甚至希望他可以和嵐重歸于好。他氣憤地質問我,“可能嗎?這都是你攪和的!”
 
  我成了心懷深愛的罪人,看見愛人憔悴的身影遠離。什么時候起,愛情換成了另一張臉呢?我不過是一心奔著幸福去,卻成了遭人遺棄的第三者。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7-01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吊帶衫美女火辣身材熱褲短褲性感圖吊帶衫美女火辣身材熱褲短褲性感圖
  • 簡單的A字裙配上超大的裙擺,女神范妥妥簡單的A字裙配上超大的裙擺,女神范
  • 南昌大學校花張冰婧曝清純照南昌大學校花張冰婧曝清純照
  • 南昌大學校花鐘恩淇最美鄰家女孩南昌大學校花鐘恩淇最美鄰家女孩
  • 南昌大學校花郭晴玲 明眸善睞氣質高雅南昌大學校花郭晴玲 明眸善睞氣質高
  • 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取不出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
  • 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
  • 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象的更多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
  • 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穿連體褲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
  • 女大學生又遭遇偷拍 常住酒店該如何提防女大學生又遭遇偷拍 常住酒店該如何
  • 《決戰中途島》首曝預告 再現二戰美日海空大戰《決戰中途島》首曝預告 再現二戰美
  • 溫碧霞一襲薄紗粉裙仙氣逼人溫碧霞一襲薄紗粉裙仙氣逼人
  • 喬欣穿短袖t恤大玩下衣失蹤,美腿吸睛喬欣穿短袖t恤大玩下衣失蹤,美腿吸
  • 沈月修身襯衣留劉海甜美俏皮,噘嘴狂賣萌清純可愛沈月修身襯衣留劉海甜美俏皮,噘嘴
  • 宋茜素顏碎花連衣裙嘟嘴賣萌依舊美宋茜素顏碎花連衣裙嘟嘴賣萌依舊美
www.vktsvd.live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