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散文隨筆

母親的眼淚

世界上有一種聲音最優美,那便是母親的呼喚;有一樣東西最珍貴,那便是母親的眼淚。  
一轉眼,母親離開我有九個年頭了,但我仍能聽到她絮叨的話語,親昵的叫喚;看到她苦澀的笑容,似珠的淚光。  
時光倒回半個世紀前,1968年下半年,那年我10歲,如火如荼的“文革”烈火,終于燒旺了偏僻的家鄉。曾擔任過鄉民兵連指導員的父親,最終難逃“革命”的“法網”,戴上好多頂“帽子”,最后還被關押起來。  
當我得知父親被抓的消息,他已被關進了一個祠堂。我還沒走近那個祠堂,就聽見父親的陣陣怒吼。我從鎖著的門縫往里瞧,只見父親站在天井里,臉紅得像只紅頭雉雞,發豎得像只暴怒公雞,他賭咒發誓地怒號,跺腳拍手地狂吼,意思是憑什么抓他,拿出證據來之類。父親咆哮著,狂叫著,仿佛要用聲音去炸開禁錮的祠堂;輾轉著,尋覓著,似乎要在高墻內沖出一條血路。他像只被困住的野獸,被逼急的瘋狗,樣貌十分恐怖。
我被眼前的情景嚇壞了,急急跑回家里找母親。這時的母親正在灶間忙碌,目光鎮定地看了我一眼,顧自忙著手中的飯菜,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你是家中的長子,應當早點懂事。以后多去看看阿爹,沒有聲音就敲敲門,直到看見你爹為止,他問就說是我讓你去!”母親的鎮定讓我平靜下來,就幫著母親燒鍋洗菜。  
那晚半夜醒來,朦朧中看見媽的房間還亮著。煤油燈映著媽媽的背影,雙臂和頭發鑲了道桔紅的金邊。她正在伏案疾書著什么,寫著寫著身體一陣抽搐,就抓起身旁的一塊手帕,擦拭一下眼睛再寫。我想媽媽肯定在揩眼淚,我的喉頭像塞著一塊木塞,心酸得像顆未熟的葡萄。媽媽為什么流淚?又在寫些什么?我帶著疑問和不安,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黃昏,媽媽交給我一個任務,讓我連夜去送一封信,給爸媽的一個朋友,那朋友當時是個公社干部,在另一個大隊蹲點。之所以晚上送信,是為避免人多眼雜。我懷揣著信急急趕路,走了十多里山路,送到那位叔叔手里,他拆看后說了聲“曉得了”,我才踏上返家的路途。這時沿途村莊靜悄悄的,仿佛都進入了夢鄉,深巷中偶有幾聲犬吠傳來,田野上偶有幾星燈火閃爍。可怕的是一段長長的山路,墳塋中明滅的磷火,草叢中哧溜的響聲,樹林里嚇人的怪叫,直唬得我汗毛五百一千地豎起。回到村里已沒一星亮光,轉過巷口看見家里的燈光,我陡升一股溫暖!媽聽見腳步聲為我開門,我一進門就撲在媽媽懷里,心里有種說不清的委屈。這時媽媽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啪嗒”地掉下一顆水珠,砸在我的頭上。啊,那是媽媽的眼淚!我仰臉想看看媽媽,媽媽哽咽著說,“不早了,洗洗睡覺!”說完就轉身走進了里間。  
爸爸雖被關押,但沒受到體罰,我想是不是與我送的那封信有關?與父母那位朋友的關照有關?因為別人被關大多被吊打得很慘,有的出來后命只剩半條。媽媽不止一次地向我們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關鍵是要把你爹的命保牢。她知道阿爹性格剛烈,如果逼其過甚,就會自走極端,落得個“自絕人民”的悲慘下場。  
一天晚上,我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還夾雜風聲雨聲。這時媽還沒睡覺,連忙跑去開門,我也起身下床。鄰居一個婦女閃了進來,急促地對母親說,“快快,一班造反派往祠堂去了!”母親來不及戴笠披蓑,就發瘋似地沖進暴雨之中,拋下一句“你上床睡覺”。這時我沒有半點睡意,內心十分不安,怕父親要出問題。走進還亮著燈的里間,桌上攤著一張寫了大半的信紙。我忍不住好奇地讀了起來,這是媽給一個朋友的回信,大意是感謝對方的建議:“……我不能在丈夫患難的時候離他而去,更不能在孩子沒有父親的時候離開家里,這樣即使我過上所謂的‘幸福生活’,也將一輩子受到良心的譴責……”我看見信紙上有幾處水漬,筆跡顯得有點模糊,我想這可能是媽邊寫邊流的眼淚,一不小心就滴在了信紙上面。我喉頭漲起一片咸潮,眼前罩下一片白霧。  
這時雨還在傾倒,并伴著雷鳴電閃,我焦急地站在門口,等候著媽媽的歸來。這時深巷中傳來嘩嘩的水聲,一道閃電照亮了母親的身影,她終于跑進了家門,渾身濕得像從水中撈起。臉上流淌的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她只說了一句“造反派總算走了!”仿佛卸下了塊千斤重的石頭。后來我聽說那夜造反派就是奔我爹而去,利用雷鳴電閃風雨交加的天氣,想對不屈的父親好好“修理”,即使父親慘叫周圍也不會聽到,想不到母親及時趕到,造反派最后只好悻悻而退。從那個暴雨夜開始,母親幾乎每天后半夜起床,到祠堂門口聽聽動靜,并叫喚父親幾聲,聽到“哦”地一聲答應,她才會放下心來。  
冬至過后,天氣一天冷比一天。阿媽每次開飯前,總先把阿爹的飯盛進飯盒,然后在飯中夾進他愛吃的菜肴,蓋好蓋包上毛巾,往胸前一塞,就去找開門的人,把飯送給父親。那年冬天的雪特別大,到處白茫茫一片,每次母親“咯吱咯吱”地踩雪而去,又“咯吱咯吱”地踏雪歸來,聲音像一個個疑問,又像一聲聲嘆息。橋對岸自然村一個婦女,一次為丈夫送牢飯時腳一滑溜,跌落橋下掉進了水里,后來幾天都是爬著過橋。母親雖然沒有那位婦女的悲慘,也有其難以言說的辛酸。一次把我叫到她的跟前,眼睛定定地看著我,說今后要我替爸送飯。母親還說了一些話,我只是半懂不懂,譬如有的人真壞,想趁火打劫乘人之危;譬如做女人難,做四類分子的女人更難等等。母親說著說著流下了眼淚,似乎流淌著無窮的屈辱!母親當著我面流淚還是頭次,我不理解她為什么這么悲傷,是父親惹她生氣了呢?還是為爹開門的家伙居心不良?  
父親坐了一年半的牢,我也幾乎送了一年半的飯,看盡了青眼白眼,受夠了冷嘲熱諷。等到父親放出回家,已是七十年代第一個春天。造反有理、讀書無用的那個年代,我渾渾噩噩地混到初中,再過半年就要畢業。一天晚上母親找我談心,她定定地看著我,深深地嘆了口氣,說我初中就要畢業,她與生產隊里說好,明年我就去放牛。“在你的讀書生涯中,這是你最后的一段辰光……”母親說著說著流下眼淚,泣不成聲,“你也會像隊里其他人一樣,整年面對泥土背朝天,一生風吹雨打日頭曬……”說到這里,母親竟嚎啕大哭起來。哭得頑劣的我也流下了眼淚。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心里暗暗下著決心,從明天開始好好讀書,不再讓母親為我傷心流淚。  
其實我那時獨差數學,其它還好。只要把這塊短板補上,成績提升就會很快。我期中考試數學第二的成績,讓數學老師驚掉了下巴,拿著我的“89分”試卷,去別的中學示范,說我是“浪子回頭”。1972年是文革的第一年中考,兩個班級七八十人,考進完中的只有我們三人。要不是母親的眼淚融化了我的懵懂無知,要不是母親的哭泣喚醒了我的昏聵糊涂,我還真的考不上區里的高中。  
我1973年春季上高中,命運仿佛出現轉機,前途似乎柳暗花明。但張鐵生在白卷上寫的一封信,和接下來的馬振扶事件,四人幫借此掀起的狂潮巨瀾,再次把我們打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短短兩年高中,一年半沒好好讀書。等到1975年1月高中畢業,我們成了沒有揚花抽穗的稻桿,未經冶煉淬火的廢鐵,只見滿園狼藉一地雞毛,只剩胸中草莽空空行囊。記得畢業回家的那個黃昏,母親也正好勞作歸來,暮色中她定定地看著我,臉上有復雜的表情,眼中有悲傷的淚花,只說了一句話,畢業了,書不能丟!  
后來我參加了繁重的勞動,后來又學起了更苦的木匠。三年后恢復了高考,我就考進了一所師范。  
師范馬上要開學了,母親為我聯系好了一輛便車。那天她一早送我到城里,我把行李放上了車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碰了碰媽媽的手,算是向母親的告別,好像摸著了兩塊粗糙的樹皮;我抬眼看看母親,我似乎第一次仔細地看到,母親的臉已經布滿溝溝壑壑,頭發像落上了一片濃霜。我的心底不由得顫動了一下,翻涌上來的淚水瞬間模糊了雙眼。母親急忙從我的手掌里抽出手,像我小時候給我擦淚一樣,輕輕地抹去我臉上的淚珠,“這么一個大人了,還像小孩一樣地哭,難為情不難為情?”我看見阿媽嗔怪著微笑著,她的眼眶里卻涌出晶瑩的淚水,就像干涸的溝壑霎時漲溢的洪水,我趕快避開母親的淚光,扭頭爬上了汽車。車子已經開出很遠,我看見漸漸變小的母親,仍站在飛揚的塵土中向我揮手,似乎還有一串串淚珠在不斷地滾落……  
如今,母親已經離我漸行漸遠,但掛在她那眼角的淚水,仍然異常的清晰明亮。仿佛像一盞燈,一直照亮著我前進的路途,令我在消沉中奮起,在迷茫中清醒,在懦弱時堅強……  
母親的眼淚,值得我一生珍藏,久久品味!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10-09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皮褲顯瘦搭配,充滿青春活力清新嫵媚氣質皮褲顯瘦搭配,充滿青春活力清新嫵
  • 牛仔褲端莊有氣質添彩不少盡顯女神風范牛仔褲端莊有氣質添彩不少盡顯女神
  • 針織衫搭配打底褲優雅不失別致美感,清新穿搭不失女人味針織衫搭配打底褲優雅不失別致美感
  • 女士職業裝白色吊帶配白色西裝褲,簡約百搭彰顯個性女士職業裝白色吊帶配白色西裝褲,
  • 一條白色的連衣裙美女,時尚女神氣質美一條白色的連衣裙美女,時尚女神氣
  • 外蒙古美女你覺得漂亮嗎外蒙古美女你覺得漂亮嗎
  • 為什么農村大學生大多數混得比較差?為什么農村大學生大多數混得比較差
  • 越南國寶級美女優雅時尚,獨特別有一番風情越南國寶級美女優雅時尚,獨特別有
  • 烏克蘭美女現身鼓浪嶼,身材高挑皮膚水嫩烏克蘭美女現身鼓浪嶼,身材高挑皮
  • 柬埔寨美女大學生真實生活,非常的勤勞柬埔寨美女大學生真實生活,非常的
  • 童瑤運動t恤和半身裙休閑十足,童瑤素顏皮膚白到發光童瑤運動t恤和半身裙休閑十足,童瑤
  • 劉嘉玲素顏爬雪山,黑色沖鋒衣戴著黑帽子和墨鏡劉嘉玲素顏爬雪山,黑色沖鋒衣戴著
  • 楊丞琳休閑襯衣搭配牛仔褲滿滿少女感楊丞琳休閑襯衣搭配牛仔褲滿滿少女
  • 陶虹藍色拼接風衣搭配闊腿褲休閑大方,膚白唇紅氣質迷人陶虹藍色拼接風衣搭配闊腿褲休閑大
  • 馬思純穿彩色小西裝又美又颯 戴口罩低調十足馬思純穿彩色小西裝又美又颯 戴口罩
www.vktsvd.live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网